番茄沙司

瑞文最甜 不接受任何反驳
微博:TOMATO-Paste

【花好月圆】【瑞文】【短篇】

【番外高h】【十八禁】
【中秋节虐狗】

家家户户都灯火通明,王博文家里更是热闹,今年不同往年,他把孟瑞带到了家里,孟瑞带着父母来到了家里。本以为双方父母会尴尬,毕竟时代还没那么开放。结果四位老人聊的热火朝天,从古至今,天南海北,国家大事,家长里短,无所不谈。
两位儿子也是插不上话。只好主动要求去做饭给父母吃。
厨房里不时传出王博文一声声的惊呼声,孟瑞的叹气声。以及着急时带着东北味的叫喊声。
王博文因为忙碌脸红扑扑的,看着可爱极了。孟瑞忍住想要吻他的冲动,站在王博文身后,把脑袋放在他肩上默默看着他。王博文把菜扔进锅里,溅起的油吓得王博文往后反射性的弹跳了一下,非常准确的踩中了孟瑞的脚,孟瑞闷哼一声,吃痛的探身想要揉脚,王博文此时又担心的回头看他,一扭头就亲在了一起。
孟瑞此时的脚痛已经烟消云散,他抓紧机会加深这个得来不易的吻,这两天一说好要见家长,王博文碰都不让碰,说是怕老人看出来痕迹。孟瑞饥渴了好几天,好不容易有了亲密接触,怎么能轻易错过呢。
王博文闭着嘴用手推他,表现出不想配合的样子。却被孟瑞一把搂住脖子摁了回来,惩罚似的咬他嘴唇,王博文吃痛的张开嘴,孟瑞趁机把舌头探了进去,与王博文纠缠在一起。王博文半推半就的被摁在墙上,怔愣着忘记挣扎的时候,孟瑞抓着王博文的手勾住他的脖子,然后迅疾地又吻上他的双唇,灵巧地撬开他的牙关,深深吻了起来,炽热缠绵。他被他吻得脑袋晕乎乎的,渐渐忘记了抵抗,条件反射般地回吻着他。连衬衫被撩起也不自知,等到孟瑞的手探到腰间时才敏感的打了个激灵。孟瑞放开他的唇,唾液扯出一道诱惑的弦。
孟瑞一鼓作气正准备向上继续探索时,却闻到一股焦糊味。
王博文一下子就清醒了,一把推开孟瑞大叫一声:“我的菜!!!糊了!!!”叫完又开始小声的哼哼,“都怪你,亲什么亲啊亲,糊了吧,亲亲亲的……”
孟瑞无可奈何的看着他,不舍的舔了舔嘴唇。
四位老人听见厨房里的声响,互相对视了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终于把菜都端上了桌,王博文和孟瑞简直快累瘫了。一桌子的菜,糊了两个,咸了两个,忘放盐一个,剩下能吃的,一个是孟瑞常做的口蘑炒鸡肉,一个是王博文熬的鱼汤,一个是熟食店买的烤鸭。饭煮的还不错,就是有点稀。
不过老人们好像并不介意菜什么样,倒是都看着王博文微肿的双唇若有所思。炙热的目光烧的王博文只能用低头吃菜来掩饰内心的羞涩。
看够了之后,王父从鞋柜里掏出一瓶茅台与孟父分享。
孟母从箱子里掏出一瓶红酒对品。
王博文舀出一碗鱼汤,孟瑞小心的给他挑刺。喝了一口,感叹道:“傻鱼就是难吃。”
酒喝到兴起时,老人们开始张罗儿子们的婚事什么时候办,王博文孟瑞对视了一眼,甜蜜的笑了。
夜深的时候,孟瑞抱着王博文,两个人只静静的躺在一起,却仿佛已经倾诉了千句万句。经过了那么多磨难,最终还是把两个人的路,走成了一个人的日子。
“我爱你。”
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
http://m.weibo.cn/5777153713/4020111813515928?sourcetype=page&lfid=2304135777153713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lcardid=&mid=4020111813515928&luicode=10000011&moduleID=feed&_status_id=4020111813515928&uicode=10000002

po主高三狗 更新极不稳定 所以不要抱太大希望😂

【素颜鬼X僵尸受】【甜】【瑞文】 【01】

虐不下去了 正主太甜了 还是嗑糖吧🙄

孟瑞是一个鬼,根据他仅剩的那么一丝丝记忆,他觉得他没死之前是个美男子。
都说鬼魂不去投胎是因为心里还有着执念,孟瑞的执念却十分古怪,他的内心总有一个声音,让他化妆。
我明明是个男鬼嘛,画什么妆,再说当鬼也不错,孟瑞心想。就这样他飘荡在人世间,快乐的生活了一阵子。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他开始慢慢想起了生前的事情,当他回忆到自己死的时候的样子,他差点被自己吓死,他是因为妆画的太浓,中毒而死。
他还想起他的爱人说:你卸了妆站大道上都看不出来你是孟瑞。
哦,原来这就是我这么想化妆的原因。
孟瑞很伤心,他觉得自己不该是这样可怜的鬼,于是他想去寻找一个同伴,可是这方圆十里的鬼都被他的怨气逼走了。他只好孤独的游荡在这个城市。
一天,孟瑞觉得自己要变成抑郁鬼了,于是决定去山上散心,刚飘到山腰上,一只手突然从泥里伸出来抓住了他的裤脚,吓得孟瑞忍不住大叫:“啊!~~~~~有鬼啊~~~~!”喊完立马挣脱了那只手,嗖的一下就飘了出去。
刚飘出去十米,孟瑞突然想起来,他自己就是个鬼,怕屁啊。于是大着胆子又返了回去。
这不返不要紧,一返误一生啊

【背道而驰】【03】

【纯属脑洞】
一周的时间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去了,两个人也没有再联系,等到小助手的电话打到手机上,孟瑞才想起又该是录污咚的时候了。
赶到了约好的地方,孟瑞看见王博文正跟小助手笑的开心,看见他来的王博文一瞬间笑容就收回去了。看他这样,孟瑞心里难受的紧。平时见面王博文总是高兴到露出一口白牙,哪有过今天这种情形。
王博文冲小助手说:“他来了,录吧。”小助手看着他俩,只感受到诡异的气氛,她默默叹了口气,问:“你俩这是…?”
“没事。”两人异口同声答道。
沉默了几秒后,
“快录吧,录完我还有事呢。”王博文说。
小助手也不好再说什么,赶快拿好摄像机,把今天的主题大概说了下,两人清楚后,新一期的污咚就开始录制了。
孟瑞想过很多种他们俩个再录污咚的情形,尴尬的,冷漠的……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王博文会像现在这样。以另一种方式,伤害自己,也伤害他。
“少爷,你看看这个,怎么这样啊……”“少爷,这个好好玩……”
孟瑞在家还想好要装作没事的样子,如果他不烦,自己就陪他一直拍下去。可是看王博文刻意的撒娇的样子,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无名火,烦躁的挥了挥手,冲小助手说道:“别拍了,你出去,我跟他说几句话。”
小助手出去后,孟瑞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:“小白,你这样演有意思吗?”
“不然呢,还要像以前那个傻样子吗?你随便给两句好话,我就能开心一整天?”王博文看了他一眼,冷笑了一下,“我演?你孟瑞不也都是演的吗?演的我都当真了,呵,我看你的影帝梦离实现也是不远了呢。”
孟瑞绷着脸听着他说,气的指尖都是抖的,“你觉得,我以前都是演的?”
后来的污咚越来越甜,王博文把以前羞于问出的问题,不敢做出的动作,全都尝试了一遍。得到回应后竟也没有觉得有多开心。他敢直接在镜头前握住孟瑞的手,也能在镜头后狠心甩开。
他想:王博文,这次不错,拿得起放得下,没给自己丢人。
可是他的心为什么那么疼呢。
孟瑞小心翼翼的配合着他,他知道王博文的脾气,此时一定在强作镇定,若是再有什么刺激他的事情,肯定会崩溃的。况且他不知道像现在这样还能见面的日子还能过多久。即使王博文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差,他也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独自享受着镜头前的温存。

【背道而驰】【02】【虐】

纯属脑洞
王博文眼泪流着流着,酒劲上来很快就睡着了。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头疼的快要炸开了,他按住太阳穴使劲揉了揉,喊:“少爷,想喝水!”喊完才想起来孟瑞应该早就走了,床头柜上却放着一大缸水。他喝了一口又躺了一会儿,才慢慢爬起来走到客厅,颓然的坐到沙发上,就看见了茶几上摆着杀青夜孟瑞想塞给他的那枚戒指,下面还有一张字条。
他拿起戒指,想套在手上,可只比划了一下就放在了茶几上。他拿起字条,上面写着:小白,上次给你戒指你没要,这次你就留着吧。我不在你照顾好自己。再见。
昨天拿出来的几瓶酒都空了,旁边的烟灰缸里也全都是烟头,昨天晚上不知道孟瑞抽了多少烟。烟灰缸中间的小白狗都快被盖住了。
明明告诉过他抽烟不好,他想,抽那么多烟会生病的。
他又起身走去了厨房,餐桌上的那个小骨头饭碗没了。他想起当时犯傻的自己和孟瑞,噗嗤笑出了声。却又擦了擦眼角。
默默的拿着那张字条,只觉得想笑,昨夜哭过的双眼却又酸涩的厉害,他拿起那枚戒指,呆呆的看了一会儿,崩溃的喊道:“孟瑞你他妈就是个王八蛋,既然给不了我结果又给我希望干什么!谁稀罕你的破戒指啊!”
喊完便赌气似的使劲一扔,戒指便不知道滚去哪个角落了。又把纸条撕了扔在地上。去了卫生间。
王博文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肿的像桃子一样的眼睛,拿冷水用力抹了一把脸,冰凉的感觉让他清醒了一些,又抹了一把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扯出一个笑容,看着那比哭还难看的表情,他生气道:“还真他妈活成舒念了!”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,就像个女人一样,王博文更生气了,又不是没有他活不了了,拿毛巾随便擦了擦脸,拿起扫帚,准备收拾客厅。
把房间打扫干净后,他把纸条默默的收起来,想了想,又开始找那个戒指,可是却不知道扔去哪里了。找了一圈之后,他瘫坐在地上,他感觉累了,就放弃了。不止是放弃了戒指,也放弃了那个人。

【背道而驰】【01】【玻璃渣子】

【纯属脑洞】
在王博文与孟瑞第三次撞杯后,王博文的意识就开始混乱了,他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,今天却还是连喝了很多。
这么久了,有些事也不得不说了,他想。
孟瑞看见小孩通红的脸,就知道他喝多了,看见他拿起杯子还要往嘴里送,他就知道这孩子一定有不高兴的事了,他默默的叹了口气,抓住他的手说:“小白,别喝了,喝多了明天头会疼的。”
王博文反抓住他的手,看着他的眼睛,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出声道:“少爷,你喜欢我吗?”
孟瑞一下子就愣了,虽然他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可是他没想到小白能用这么直接的方式问出来。看着王博文如同狗狗般湿漉漉的眼神,他以前想好的一切回答都噎在了喉咙里,他伸手摸了摸小白的脸,避开他的眼神说:“告诉你别喝那么多,脑袋都喝傻了吧,快睡觉去吧,我扶……”
“你喜欢我吗?”王博文看着他,眼睛里期待的光渐渐暗了,此时醉酒的脑袋却比平时更加清明,他低下头,鼓起最后的勇气说:“我只想要一个答案。”
孟瑞收回了手,放在了膝盖上。他沉默着,沉默到房间里只剩两个人的呼吸声,沉默到王博文几乎要落荒而逃的时候,才开了口,他说:“小白,我以为你知道的。”顿了顿,又说:“我对你是什么感情,你都应该知道,可是两个男人的感情,怎么会被祝福?你的父母会同意你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吗?如果咱们俩…… 你的事业,你的一切就都毁了……我…怎么能呢……”说完从茶几下摸出一包烟,颤抖着双手点了好几次,放进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。
王博文听完这番话,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,他双手撑着沙发,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,却又一屁股坐了回去,之后好像放弃了一样,窝在沙发里,嘴唇颤抖了好一阵,才发出声音来,说:你还记得杀青的时候我说,只要你心里有小念的一个位置就好了,可是人总是那么贪心,你给了我一点好,我就想要更多……给自己弄到现在这个地步,也是尴尬呢…”说着想自嘲的笑一下,从喉咙里发出的却是哽咽的声音,“你可真是替我着想呢,谢谢你了。”
孟瑞手中的烟已经烧到烟屁股了,他只愣愣的坐在那里,没有什么反应。王博文看了他一眼,努力的站起身走到房门边,进去的时候只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孟瑞,你真他妈够狠心。”
孟瑞坐在那里,手指传来灼烧的刺痛使他回过神来,他听见房里传来压低的抽泣声,只想像平时一样拥他入怀,他又摸出一根烟放进嘴里,刚要点燃却又想起了王博文撅着嘴打掉他的烟说:“你都不让我喝饮料,我也不让你抽烟了。”想着想着他就笑了,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,他想:王博文,终于我还是失去你了。

【诚桂】精神失常系列

🙄脑洞大开写了阿诚和桂姨之间的感情
文笔差求不喷 处女作ಠ_ಠ


阿诚站在窗边看着桂姨的背影,他感觉心里突然没有那么恨了。纵然这个女人,毁了他的童年,又差点毁了他的一生。
于是他跑出去,他想说妈妈我原谅你了。可是他说不出口,即使他不恨她了,可是这么多年的阴影与隔阂,不是恨不恨就能说清的。所以他选择什么都不说,用行动告诉她,他不恨她了。
拎起箱子的时候,他想: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呢?


桂姨来到明家的时候,原本是为了卧底。可是当她看见阿诚厌恶而又痛恨的眼神时,她的心突然痛了。那是她养大的孩子啊!母子关系却如同敌人一样。也许他早就不把我当妈妈了吧,桂姨自嘲的笑了。
当得知阿诚不同意自己留下的时候,桂姨心中其实没有什么惊讶。她知道自己当年做的错事是一辈子也得不到原谅的。可是当她真正要离开的时候,眼泪还是掉了下来。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吧,阿诚,我的孩子。



后来桂姨留在了明家,阿诚心里总是不舒服。他原来被桂姨打的哭喊时,心里也只是觉得妈妈不爱他了,可现在,他真真正正的觉得这个女人疯了。因为这个女人居然说爱他。不是母亲对儿子的爱。



他杀死了桂姨,他杀死了他的妈妈,也是他曾经最恨的人。可是他并不快乐。他脑海中浮现出桂姨跟他表白时候的情景。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,桂姨会这么突然的说出这些话。他永远不会知道了。桂姨带着自己这一生最难以启齿的秘密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

年轻的桂姨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对自己儿子有了爱,她爱阿诚眨着大眼睛喊自己妈妈的样子,爱阿诚满脸幸福吃着自己做的面的样子,爱阿诚粘粘的搂着自己睡觉的样子。她觉得自己疯了,她告诉自己,这是你的儿子,你这样是会遭天谴的,你要不要脸啊。
可是无论再怎么骂,心里的情根已经扎下了。她的心简直像进了地狱的熔炉一样痛苦,然后她疯了。她想不顾一切的表达对阿诚的爱,可是她已经失控了,她的爱表达出来却演变成对阿诚的折磨,她控制不了自己大脑与身体。她爱阿诚,却折磨阿诚。她知道,自己完了。
后来明楼抱走了阿诚,她哭着在明家门口跪了一天,然后她想开了。她想把阿诚交给明家,总比自己这样的精神病靠谱。她走了。
死的时候,她得到了解脱。她想,到了地狱,妈妈洗清罪孽,再来找你好吗,阿诚?


写完的我感觉自己真是有病😂好吧好吧 么么哒大家❤️